人力资源管理师二级能挂证吗_人力资源管理师二级条件_人力资源师证

小小的一本机动车驾照,从申请考试到最后考取,背后隐藏着诸多猫腻。经群众举报,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交管局车管所第三分所的违法违纪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在这起腐败案里,上至一把手,下至临时工,从所长到普通协勤,都能在驾考过程中分一杯羹,违法获利巨大。

石家庄市车管所第三分所原来叫驾驶人管理所,主要承担驾照考试的组织与监管等职能。按照有关规定,驾照考试一般分为科目一、二、三,涉及理论、倒桩、场内、场外等。

李丛,曾是石家庄车管所负责微机录入工作的协勤人员,属于临时工。据她供述,自己主要负责对学员档案资料录入、预约科目一理论考试等。因为登录工作忙,驾校就以加班费、饭费等名义给钱。许多驾校每个月来找她登录一次学员信息,每个驾校每次平均给她两三百元,每天能收1000多元。

按照规定,驾校每月招收学员的人数指标,按照各个驾校的教练车辆确定,学员指标有的用不完,有的不够用,这时就要找车管所进行调剂,此外新增加学员的信息需要登录,都要“打点”信息录入员。

据一家驾校负责人透露,为了让李丛尽快登录学员信息,每次给她300元或500元。有时候他还去找李丛想办法增加一些招生指标,这时就要给她2000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2年,李丛利用其负责驾校学员信息登录、预约考试、调剂指标的职务便利,在办理相关业务中非法收受相关驾校贿赂30多万元。目前,李丛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驾考学员顺利报名并预约了考试时间,接下来就是正式考试,首先要考科目一,即理论考试。据石家庄市车管所第三分所考试一科原科长任常平供述,她从2011年9月起负责科目一考试,收过9所驾校给的“保过费”。

考试之前,驾校相关人员会先找任常平沟通,说今天有几个需要照顾的关系学员,然后在考试凭证上留下记号。在考场里,任常平就会安排关系学员到那些固定的座位上,让手下工作人员帮助学员答题,使其顺利通过考试。

一位驾校负责人介绍,为了让学员尽快通过科目一考试,避免学员积压,石家庄很多驾校就从那些需要照顾的学员中收取“保过费”,价格在1200元至1500元,其中1000元交给车管所考官,由他们自己瓜分。

在其他驾考科目中,“保过费”同样必不可少。石家庄市车管所第三分所考试一科原科员张建锋交代,他在驾考科目二、三中担当主考官时,常有驾校来说情,一些学员总也考不合格,只能通过放宽要求才能过。考试时,张建锋就会对关系学员放松标准,少扣分或不扣分。一般是学员开一小段车就直接通过了,这样每照顾一名学员,他能得到300元好处费。

目前,任常平因收受贿赂2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张建锋收受贿赂12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40余所驾校的181万元,20余名干警的105万元,总计286万元,这是法院一审认定的石家庄市车管所第三分所原所长刘文胜的受贿金额。

据刘文胜称,他在车管三所任所长期间,每逢春节和中秋节之前,所里部分干警就给他送钱。他分析原因认为,一些干警负责驾校学员考试业务,在考试过程中有照顾关系学员的现象,接受考生或驾校的吃请、礼品甚至是现金,给他送钱就是让他对其行为放松管理,少找麻烦。

刘文胜承认,驾校送钱也是想和自己处好关系,在办理相关业务时给予他们帮助、照顾。

石家庄车管所第三分所一名考试科干警在接受司法机关问询时透露,他每月都给刘文胜送5000元,有时送4000元,目的是让领导安排自己在考试科负责监考工作,因为非考试科能收取的好处费比考试科要少很多。

“因为刘文胜是所长,驾校很多业务需要他的支持与关照。比如申请加考,需要一把手所长批准,所以给他送钱,他就会批准。”一名驾校负责人说。

从车钳刨铣磨到做面皮、肉夹馍;从美容美发到色彩顾问、牌技培训等,越来越多的从业者需要去考职业资格证,这本是提升服务业技术含量的体现。然而,一些政府部门或行业协会为了获利,人为设置了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并由此衍生出包括教材、报名、培训、考试等相关市场,并在考前、考中、考后各个阶段做手脚,制造出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为了规范各行各业的职业准入资格,促进人才市场的良性竞争,1994年职业资格证书制度被写入劳动法。然而,随着各类职业资格证书的出现,五花八门的培训热、考证热也相伴而生,不仅职业资格证书的含金量大不如前,很多行业的职业资格认定过程如同走过场,几乎是交钱就能办证。

半月谈记者在武汉多家培训机构看到,前来咨询报名的人络绎不绝。登录一些职业资格考试网站,可以看到包括法律、交通运输、文化教育、建筑工程等在内的数百种职业资格考证培训。既有较为热门的会计师、人力资源管理师、心理咨询师、教师资格培训等,还有牌技培训师、色彩顾问师、色彩搭配师等时尚行业培训,甚至还有陕西面皮、西安肉夹馍等考证培训。

“现在的职业资格证书太多太滥,也越来越没含金量了。”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力资源协会秘书长李锡元告诉记者,一些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发现职业资格认证赚钱,就设置了不少证书,而考证市场也成为其隐形的敛财工具。

据统计,2007年高峰时,各地各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达2500多项。经过清理,截至去年底,各部门设置的还有560项,其中准入类职业资格113项,地方自行设置的职业资格有575项。

“现在考证市场太乱了,这些培训机构能生存下来,都是有门路。大多数职业资格考试监管不严,他们在考前、考中、考后各个环节都能做手脚,分一杯羹。”李锡元告诉记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二学生董伟骏告诉记者,他的一位朋友想考二级人力资源师,本来这个证要硕士毕业连续从事工作2年以上才能报考,由于资格不够,就花了1000元找个培训机构报名解决了。

多家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培训机构一般会承诺免费补考或二次培训,直到考过为止。一些职业资格考试现场甚至出现监考老师现场念答案等违规情况。

一家行业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做证书业务就是为了赚钱,一些部门直接把资格考试授权给挂靠的协会或学会,成立考试中心后在全国各地找代理人,报名费、教材费、资料费、培训费、鉴定费等随之而来。

记者在武汉多家培训机构调查发现,除了报名培训费用不菲外,一些所谓的精品班、保过班更是漫天要价。以导游证为例,正常的报名、考试费用是380元,精品班、通过班分别是2580元、3260元,直接保过则要5000元。

职业资格证书乱象催生出一个庞大的培训市场。有机构估算,2012年职业培训潜在的市场规模就达数千亿元。

“这些钱有不少是打点费,流进了政府工作人员的腰包。”武汉一位曾经开办培训机构的大学教授说,你能否拿证,怎么拿证,基本是主管部门说了算。

“职业资格证书市场这么乱,还是部门利益在作祟。”李锡元认为,改革职业资格许可制度,肯定会触碰多方利益,阻力较大。需要国家从顶层推动,下决心真改革才能根治此顽疾。

今年6月和8月,国务院分两批取消了包括房地产经纪人、注册税务师在内的58项职业资格许可事项,到2015年将基本取消无法律依据的资格许可事项。此举无疑为各种资格考证乱象踩下刹车。

推荐阅读:游戏攻略

    关于作者: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部分作品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条评论